7*24h:13532283889

电话:0756-8803898  8803868

0756 8803898

0756 8803868

135 3228 3889

info@iovisa.com

扫一扫,或添加微信公众号:heeyiom

最新技术

PD-L1肿瘤免疫疗法超级应答患者的病程全纪录

文章来源:熙宜•国际医疗  浏览量:1615  时间:2016-04-05


      68岁的Judy Gray在四年前年被诊断出肺癌。和很多患者一样,面对肺癌4期的诊断结果,她也曾伤心绝望。但凭借对科学的信任,她最终克服了内心的恐惧,积极接受了治疗。

      令人欣喜的是,Judy对该免疫药物体现出极强的应答反应。罹患癌症四年,使用肿瘤免疫药物两年,如今她不仅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,还达到了患病以来前所未有的健康状态。

       记者:你还能回想起来最初被诊断出癌症时的情况吗?

      Judy:现在想想,其实在诊断前的一年,我的身体已经有些“不对劲”了。刚开始是胯骨疼,起初我还以为是上了年纪的缘故。但几个月以后,我开始咳嗽,我又以为这是入冬天气变冷的正常反应。2011年2月我去体检时,医生说我的胸腔没有杂音,然而X光检测显示我的右肺有个“阴影”。3月,我最终被确诊为转移性肺癌。

      记者:那时候已经转移了?

      Judy:对,已经转移到了胯骨,这也对证了我之前莫名其妙的疼痛。然而打击接踵而至,后来医生有告诉我病灶还转移到了我的大脑,我一下子觉得自己被压垮了。不过,后来转移瘤通过立体定向放疗得到了控制,目前还没复发。

      记者:这些年以来,你都经历了哪些治疗?

      Judy:各种各样的化疗基本我都经历过了。第一个化疗方案起初疗效不错,但很快出现了耐药性,然后再换治疗方案,再耐药——似乎癌细胞总有办法“卷土重来”。2013年春天,也就是距离我初次确诊2年时,癌细胞开始全身扩散,我也已经被折腾得筋疲力竭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主治医生从美国临床肿瘤学会(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)年会回来,带来了各种PD-1、PD-L1令人惊喜的临床结果。

       记者:接下来你们是怎么做的?

      Judy:接下来的最大挑战是自学。那时还没有获批的免疫药物,医院没有成功案例,我自己对免疫疗法更是一无所知。如果你所在的治疗中心没有参与这些临床研究,参加这些临床确实一个很大的挑战。但是我们都清楚,当时我已经走投无路,这是挽救我生命的最后一次机会。最终,获得我的同意之后,我的肿瘤医生专家组的共同努力,为我争取来了PD-L1的临床试验机会。

        记者:入组有什么严格的限制条件呢?

      Judy:对于这个研究,“敲门砖”是你的肿瘤组织PD-L1检测为阳性,所以必须提交部分病例组织去检测,得到阳性的结论才可。

       记者:你是怎么发现这个临床项目的?

      Judy:我们查了不少资料,绝大部分是通过上网。自从我生病之后,我的丈夫Peter全权承担了这些活儿,他都成了这方面的专家了!我们是先上网查所有与肺癌免疫疗法的项目、临床试验中心和对应的肿瘤医生,然后尝试着联系他们。我们找各个负责人聊,收集各种文件然后通过各种渠道申请,这个过程大概前前后后花了几个星期。

       记者:在这个过程中你有觉得比较痛苦、受折磨吗?
 
      Judy:是的,癌痛很折磨人。在进入凯特琳癌症中心之前,我开始不断咳血。我的臀部有转移瘤,非常疼,可以说身体是每况愈下,身心都饱受折磨。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命运的转机。

       记者:你说你的丈夫成了这方面的专家?他是科学家吗?

      Judy:当然不是!在我得癌症之前,他绝对会是你遇见的最神经质的人。比如有人当着他的面儿讨论血液之类的话题,他都会听不下去马上离开。而现在,他却自学成为了‘肺癌专家’。他不知疲倦地做调研、不放过任何相关的文献、新闻、书籍、网站,不怕给每一位大牛专家打电话询问。如果没有他,我不可能能活到今天,有机会坐在这里和你聊天。

      记者:你怎么确定罗氏的临床测试药作为你的治疗手段的呢?

      Judy:我们翻阅了大量关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资料,第一印象是PD-L1和PD-1治疗的副作用非常少。从实用性方面来说,罗氏的临床是公开的群组研究,而且接受有脑转的患者,这也是我们选择罗氏的决定性因素。

       记者:你参加的免疫药物临床试验情况怎样,效果如何?

      Judy:治疗本身没什么问题。我没有腹泻和其它明显的副作用。但是第一次治疗后几天,我开始发烧,白细胞水平触底,医生让我紧急入院接受抗生素治疗。第二次治疗后,我又一次做了PET-CT。令人吃惊的是,和六周之前没有开始做免疫治疗时的PET-CT比,效果简直是惊人!癌细胞活动停止了,接下来几个月的CT扫描,显示肿瘤在逐步缩小,然后整个消失。现在距离我初次参与临床已经2年多,也已经停止临床试验1年了。从停止后,我再也没有参与任何抗癌治疗。每隔三个月我依然进行CT扫描,一切保持稳定。这简直是太神奇了!

      记者:所以,现在你没有继续这种实验治疗了?

     Judy:是的,目前没有继续治疗。在我的免疫疗法进行到一年后,因为自身免疫方面产生了一些问题,我必须停止治疗,不过这些在免疫疗法治疗过程是很常见的。然而除此之外,我开始变得虚弱、不舒服,考虑到这有潜在危险,医生建议我离开实验组。

      记者:针对这些副作用,你是否做了治疗?

     Judy:是的,我服用了强的松,这是一种肾上腺激素。我也服用了一种防止器官移植排异的药物CellCept。有意思的是,我现在不得不服用免疫抑制药物来处理PDL1抗体治疗带来的副作用。

      记者:你的副作用是否在逐步减弱呢?

      Judy:我也当然这样希望。筋膜炎也逐步缓解改善。实际上,最近肾上腺激素带来的困扰比筋膜炎麻烦多了。我开始逐步减少肾上腺激素的剂量。治疗、副作用以及针对副作用的治疗,这之间需要一个平衡。

       记者:强的松的副作用有哪些?

      Judy:强的松是一种强有力的药物,几乎能影响我做任何事。举个例子:它会影响睡眠,我这一年多睡觉都不是很好;它会让皮肤变得脆弱,即便微小的碰撞也能引起出血或者淤青;还有腹胀,我的体重有所增加,尤其腰部的游泳圈。据说这个药会引起脸部的特征反应“月亮脸”,因此我没事儿就会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变了没有,但很幸运到现在我还没有。肾上腺激素也能让骨头变脆弱,以及引起十二指肠溃疡。肾上腺激素引起的副作用真是说也说不完,因此不是你想服用就能服用,但它也确实是各种紊乱的主要治疗手段。

       记者: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知道这个药有效的时候的感受?

      Judy:只能说真的不敢相信。在没有进行临床试验之前,我必须每天服用高剂量的麻醉剂来让我感觉没有那么疼。在进行免疫治疗几个月之后,我再也不需要服用它们了,感觉就像获得了新生。但是,每六个星期我必须进行CT扫描,看看肿瘤大小。每次扫描我都担心肿瘤复发,但是这个药物的效果一直持续,而且一次一次好,最后我的肿瘤都没有了。但是,我还是有点担心,怕哪天再复发了。

      记者:你丈夫是否和你一样有“检查焦虑症”?

     Judy:他绝对比我更焦虑。其实我已经可以很好地处理这些情绪,但是不得不说,得了这种病会改变许多你对生活的看法。作为一个“挣扎在生死线上”多年的癌症患者,这种感觉很奇妙,还有就是在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我死定了时,我竟然又多活了这么多年。当我最初发现自己得肺癌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很可能见不到我的小孙子了,我的长孙可能都记不住我。但是就这几个星期,小孙子马上5岁了,长孙也7岁了,我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这太令我感恩。

       记者:对其他正在考虑做免疫治疗的患者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

      Judy:我绝对鼓励癌症患先亲自、主动去了解免疫疗法。虽然不能保证每个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都会有应答,即便有应答者,也不是每个和我一样有很好的疗效;但是相对化疗,应答率还是很高的,副作用也更少,而且生活质量好得多。免疫疗法不但挽救了我的生命也让我过上了有尊严,有质量的生活,我毫不犹豫的鼓励癌症患者去研究调查,也为自己争取一个新的机遇。
 
小贴士:

Atezolizumab作用原理

      Atezolizumab属于肿瘤免疫药物家族的“免疫检查点抑制剂”,作用位点叫做“PD-L1”,其原理是使得人体的免疫系统能够更敏锐地识别癌细胞组织,并作出反应将其消灭。

      人体的免疫系统是一道“天然保护墙”,其对抵抗感染有着强大的防御作用。然而,免疫系统会时不时“踩下刹车”,以防止其对自身组织的攻击。癌细胞正是利用这些“刹车片”来逃脱免疫系统对它们攻击,从而为自己打开一条条庇护通路。

      和其它肿瘤免疫药物一样,Atezolizumab的作用即为,“踢开”免疫系统的这些“刹车片”,重新激发其对癌细胞的识别能力,从而将其一网打尽。

       目前在英国,Atezolizumab的临床试验也在进行中;与此同时,已有几种疗效更为明显的肿瘤免疫药物Opdivo、Keytruda等在英获批,用于肺癌、黑色素瘤等晚期癌症患者的治疗。许多晚期患者的生存期都因此得到了显着延长,也不乏很多和Judy一样“肿瘤消失”的幸运儿。

      这些免疫药物,为在英国进行癌症治疗的患者,打开一条“生命的通道”,使得众多化疗中产生耐药性、不适宜手术切除肿瘤、以及癌症晚期的患者,有了更大的存活希望,以及更多的治疗选择。

     熙宜·国际医疗,顶级全球医疗资源,专业办理出国去美国看病、日本看病、德国看病、出国治病、国际远程会诊、日本早期癌症筛查、美国治病、美国试管婴儿、美国辅助生育;致力于为国内居民提供全面、权威、可靠的海外医疗一站式服务;旨在竭尽全能为国民健康提供最权威有效的方案;提供并搭建更好的国际医疗服务。咨询电话:400-086-3828  

来源:欧美健康在线

http://www.yigoonet.com/article/22324060.html






 


分享: